首頁 | KISSCLUB關於KISS | 業務專線 07-3393999

MIKA / 米卡

堂堂六尺之軀的Mika,將以他別開生面的3D流行樂頂天立地而來,猶如希臘神話再造。

歡迎來到米卡的世界:這場由一位藝文復興青年所舉辦的全球頂尖轟趴,所有人都是他的座上嘉賓。米卡是位音樂創作人、表演者、製作人與管絃樂編寫家,而他已經準備好讓他的處子作響徹世界。出自他筆下的樂曲不僅音樂性驚人更言之有物,好比揉合了冷硬的未知元素與火熱的幸福之感,又彷彿日間的通俗劇碰上了夜晚那些訴說著戀愛、失去、離棄、希望與喜悅的枕邊故事。這些經典流行音樂不可或缺的音樂特質,正在米卡的音樂裡崢嶸。

米卡一直都是四海為家:80年代中出生在貝魯特後,他隨家人因躲避戰火而舉遷巴黎。爾後又因其父被擒為人質而被扣留於科威特的美國大使館,全家再度移居至倫敦。這位當前的音樂救世主顛沛流離的成長過程,讓他有種青春遭受剝奪,在錯誤生長環境中如墜五里霧的感覺。「那時不斷地在搬家,在倫敦就學的前幾年又過得不好,這讓我有段時間幾乎忘了怎麼閱讀和寫字,甚至有一陣子拒絕交談。我有超過半年的時間沒唸書,就為了要讓我自己脫離這個險境,並且尋找一間新學校。就在這時音樂對我來說變得格外重要,它讓我重新振作了起來。」他說早在九歲之時,他就知道音樂是他的命運所託。這位在舞台上渾身帶勁的音樂人,要教這世界上最挑剔的耳朵也臣服其下。

「小時候開始唱歌之後,我就常常有外快可賺。我那超級嚴格的俄國音樂老師幫助我在往後一些專業的巡演裡,有著亮眼的表現。我從皇家歌劇院到"衛星軌道泡泡糖"這種音樂劇都唱過。我很難忘記有一次為了一張英國航空的機票,我是如何被叫到隊伍裡排排站大聲演唱。那整整八分鐘真是有夠痛苦。我想我可以有那麼多的工作機會,就是因為我是個廉價童工。我的演唱該換來多少價值這事,我媽和我連個概念都沒有,也沒人有時間來教教怎麼做比較好。回過頭來看,"衛星軌道泡泡糖"這工作只拿45英鎊,好像真的太少了。」


身為一位自學的鋼琴演奏家,蹦蹦跳跳的演唱者和天生的藝人,米卡的音樂造詣是與生俱來的,年紀輕輕的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大展身手。米卡小時候並不是躲在被窩裡聽著收音機,或是盯著電視裡"Top of the Pops"節目看的那種小孩,他十一歲的時候就得上台表演史特勞斯的歌劇。英國普普藝術大師David Hockney在彩排時就於幕後跟著模特兒們到處遛達,看看場景該如何設計。(米卡的客廳裡至今還掛著有David Hockney簽名的這齣歌劇海報。) 在與學校生活絕緣後,「我希望可以說我是個自娛娛人的孤僻小子」,而這就是他立刻愛上的生活方式。

「這就是你會想存在的魔法世界。一個平行宇宙,而它開放給所有魅力四射的人們。」

在過去的十二年當中,他都謹守著他這段有關平行宇宙的格言,並且試圖實踐,而現在他來到了發表這張爆發力充沛、個性化十足,且非常私密的首張專輯的時機。洋溢著歡愉的曲調、朗朗上口的音符與充滿個人風格並反映著當下的歌詞,他終於能夠和大眾分享他獨特的音樂視野。

「我從小什麼都聽,一路聽著鮑布狄倫、瓊貝茲、蓋辛堡(Serge Gainsbourg)和佛朗明哥音樂長大,而我年紀越大,音樂的品味範疇也越來越廣,但我還是會回過頭去聽那些以他們獨特視野來創作的音樂人們,像是王子、哈利尼爾森、艾爾頓強,甚至是麥可傑克森。從這些人手中,美妙的流行經典誕生了,且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他們來演繹這些作品,這就是我真正想做到的。」

然而這樣的音樂遠見差點沒能實踐。十九歲時,米卡離家來到了英國經濟學院攻取學位。但入學第一天下午他就退學,且在兩週後重新註冊進了皇家音樂學院。他是位著迷於寫歌的音樂學院生,他能夠闖進派對,坐在鋼琴前,開始來段五首組曲的驚喜表演。這樣的露面機會讓他爭取到了一紙早期的唱片合約,這看來好像是他演藝生涯的轉折,卻也讓他感到挫敗:

「唱片公司的頭頭想讓我的音樂轉到和我本性背道而馳的方向。基本上他們要我和當時熱門的音樂隨波逐流。那時候克雷格大衛正紅,可以想像我有多麼沮喪。」
就在他絕望的當下,他譜出了他的代表作《Grace Kelly》,一首四四拍的熱鬧流行歌劇。「這是展現我對當時合作對象有多麼惱怒的作品。」他解釋道。「這就是歌詞裡所唱的"我應該屈膝,我應該看起來成熟,才能擺在你唱片櫃裡嗎?"我真的很火大,那家唱片公司什麼資源都有,就是沒有靈魂。」這段感染力強大且朗朗上口的副歌,成為了米卡重新出發的基點。「你不能害怕獨樹一幟,如果沒有人要賭這首歌一把,那就算了,那我就自己來。」

米卡的好聲音是需要被聽見的。哼著那橫跨四音域的副歌,這男孩來到了邁阿密,為他所巧遇的任何音樂人灌錄試聽帶,不論是在什麼錄音時間,況且他還不計酬。最後米卡也得以結識了比吉斯合唱團的錄音工程師與他一塊試錄音樂。

而這就是米卡點石成金的魔力。他無懼於孤軍奮鬥,他老早就習於獨立了,而他親暱的第一與第三人稱歌詞敘事,也讓他的音樂更易與外在世界連結,同時間也由裡顛覆了主流市場。無論是以放克搖滾姿態頌讚豐腴女性之美的《Big Girl(You Are Beautiful)》,或是將現代慾望城市亂象濃縮在帶反諷意味的《Billy Brown》,抑或是在《Love Today》當中歡慶生之喜悅,米卡的音樂世界都在在反映出流行音樂鮮少觸及的面向。

「我寫了《Love Today》這首歌,因為我非常、非常開心。當你心情超high的時候,你總會高傲地認為這世上的每個人都與你有同感。我常有這種感覺,所以我就將它寫入我的歌裡。」

專注在音樂細部、有著個人的主張、確信一切都能到位:這些都是米卡的座右銘。他和姊姊雅思敏一同彩繪的專輯封套,可視為是通往他繽紛音樂世界的第一道大門,而隨後音樂本身就會引領你繼續前進。「我等不及要做現場表演了,那是我所有音樂特質得以結合之處。臨場所做的音樂變動在當下是必要的,這就像是一顆帶來驚喜的炸彈,而我對此非常期待。在錄音過程中常常壓力很大,因為我得做出些抉擇來。你不斷地在剪輯音樂,並決定哪些元素是應該或可以永久存在於這首曲子的。我很期望在現場表演的時候讓一切都重組,然後直闖我專輯裡沒能到達的境界!」

發行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