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KISSCLUB關於KISSKISSRadio網路音樂台

The Script / 手創樂團

Danny O'Donaghue (25歲):這位帥氣又富含纖細情感的鍵盤樂器手,同時也擁有一副充滿靈活度的好嗓音以及媲美美國靈魂傳奇歌手的演唱技巧和音域。「當其他同年齡的小孩一天到晚都在外面玩足球或闖禍的時候,我的生活跟他們大不相同,我的童年時光大部分都是在歌唱中度過的」

Mark Sheehan (27歲):製作高手、吉他手。「我沒有要刻意為我們的故事增添什麼戲劇性,但我們生長的地方真的是個鳥地方,一天到晚都看到偷車啦、一堆犯罪事件之類的事情,音樂讓我覺得我終於找到了生命的出口。我知道聽起來很老套,但是對當時年紀輕輕的我而言,音樂是我唯一的出路。」

Glen Power (28歲):樂團鼓手,精通多樣樂器,同時也是全都柏林最有黑人味道的白人。「我媽以前老叫我找出一件我這輩子真正擅長的事情,當我拿起鼓棒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找到了。」

The Script這支愛爾蘭三人團體的音樂靈巧匯編了多樣風格,跳脫出既有的窠臼。這是嶄新的居爾特靈魂樂:嘻哈歌詞韻律結合了流行旋律、走在時代尖端的R&B製作風格注入搖滾動力、傳統歌曲結構混搭直率的現代敘事風。他們的音樂蘊藏著你對愛爾蘭海彼端所期待的一切情感與熱情,同時又閃耀著具時代感的光芒,並且擁有讓人一聽就想跟著唱的親和力和讓全球樂迷都能接受的節奏感。他們的音樂可以撩動聽者的腳、感動聽者的心、觸動聽者的思緒。你可以想像一下U2合唱團和提姆巴蘭(Timbaland)的音樂結合起來的樣子,或是范莫里森(Van Morrison)的歌交由Teddy Riley重新混音後的結果。「愛爾蘭人也有靈魂樂。」Danny表示,「它源自於無數充滿痛苦的世代,這些世代的人了解情感可以在音樂中完整獲得。」

「靈魂樂不是專屬於黑人的或專屬於白人的,這是一種全人類共有的音樂。」Mark說道。

「真正的目標是要感動人們的心。」Glen表示。

Danny 和 Mark青少年時期在健力士啤酒廠附近、都柏林的詹姆士街(James Street)地區相識,兩人因為都對音樂─尤其是美國的黑人音樂─十分熱愛而興味相投。「那個時候,MTV的節目在都柏林要到半夜以後才看得到,並不是很主流的頻道。但對我們那一代的人而言,黑人文化是我們都經歷過的潮流。」Mark解釋道,「我所謂的黑人文化跟幫派啦、槍啦都沒有關係,那是一種風尚,充滿樂趣,又唱又跳的文化。」

「有天我聽到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的歌聲,我全身起雞皮疙瘩。」Danny說,「那時候我甚至不知道有人可以那樣子唱歌,我從沒聽過那樣子的演唱技巧。」然後他就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在自己房間裡琢磨歌唱技巧。「我把所有唱片都拿出來聽、拿出來學,甚至模擬弦樂的聲音。有些很棒的歌手都把自己的歌聲看作是一種樂器-像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的聲音就像支薩克斯風。對我而言,我的聲音比較接近小提琴,尤其是顫音部分,你可以在其中注入很多發自內心的感情。」

「一個人所要表達出的情緒竟然可以如此被包裹在他的歌聲裡。」Mark說,「Danny唱歌時就散發出那種真誠的情感,當你聽到他在你面前唱歌時,你完全無法抵抗那種力量。」

Danny和 Mark組成創作製作搭檔之後,憑著卓越的才華,他們很快地就嶄露頭角,讓他們更喜出望外的是,竟然還有美國的知名音樂人邀請他們到大西洋彼岸去和他們合作,這其中包括了當今R&B樂壇最舉足輕重的一些製作人/組合像是Dallas Austin、Teddy Riley、海王星二人組(The Neptunes)、Rodney Jerkins等等。「能親眼目睹這些傑出音樂人怎麼做音樂,真的是天賜良機。」Mark表示。Mark在和這些前輩合作的期間,經常帶著一台小電腦,請這幾位他心目中的偶像跟他交換一些聲音和取樣的檔案。

Danny和 Mark原本藏身幕後,為許多藝人製作歌曲試聽帶,但當他們結識了同樣來自都柏林的鼓手Glen之後,他們的方向開始有所改變。儘管他們從沒真正聽過Glen打鼓,但他們一拍即合,Mark旋即邀請Glen前往洛杉磯來展現一下鼓藝。「他把洛杉磯這裡的樂師都嚇到了。」Mark回憶道,「他挾帶著紮實的活力,是我們聽過的最有勁的鼓手,同時Glen還是位優秀的吉他手、了不起的鍵盤樂器手,而且他的歌聲也很了得。」

可說是都柏林地區神童的Glen從15歲就開始玩團,他把和樂團合作所賺來的錢拿來作為在自己家裡錄音室製作個人音樂作品的基金。不過這個製作個人作品的計畫在Glen和Mark以及 Danny開始合作並在一星期內製作出三首歌之後暫時遭到擱置。「和這兩個人一起玩音樂,讓我有如魚得水的感覺。」Glen表示,「以前合作過的團沒有一個能像他們一樣給我那麼大的自我發揮空間。」

「我們各擅勝場,但當我們一起合作,又可以達到另一個不同的境界。」Danny說。

於是The Script開始動工製作首張專輯。不過事情並不是從此就都一帆風順。專輯錄製期間,Mark的母親病重,三位團員趕緊飛回都柏林好讓Mark陪在母親身邊,因此他們就改到Mark位於詹姆士街的老家裡錄音。「這件事讓我感觸良多。」Danny表示,「很多複雜的情緒油然而生。」十個月後,Mark的母親病逝,而四個月後,Danny同樣身為職業音樂人的父親因心臟病發猝逝。「我們回家的時候,只知道這樣可以讓Mark有多點時間陪在媽媽身邊,但我並不知道這也讓我得以和我爸爸一起度過最後那段珍貴的時光。」Danny說,「但就在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之時,這些歌也因而誕生。那時我又再度體會到音樂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因為在那段最黑暗的時光,音樂是陪我熬過來的最佳良伴。」

繼之前的熱門單曲、全英電台播放前十名的作品"We Cry"之後,這支三人組的第二首單曲"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於7月28日發行。

他們的首張專輯將於九月份發行,這張專輯也同樣與眾不同。「這些歌曲裡包含了整個人生。」Mark解釋道,「我們不是匆匆忙忙在十分鐘內寫完這些歌的,一首歌需要慢慢培育,這是逐漸演進的過程,是一趟旅程,我們不斷地在改變,不斷地在動,我不能斬釘截鐵地用一句話來形容The Script,我甚至不認為我應該為The Script下甚麼定義,我只知道當我們演唱這些歌曲時,我們的內心深處被感動了,其他人也同樣地被我們所感動。」
發行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