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KISSCLUB關於KISS | 業務專線 07-3393999

Daniel Powter / 丹尼爾波特

「我從不知道自己在彈奏什麼,只是跟隨腦海裡的動聽樂音,然後繼續彈下去。」—丹尼爾

與眾不同。當你開始聽丹尼爾這個獨特的藝人的首張同名專輯時,這是一個恰當的形容詞。當然,一開始隨意聽時,與眾不同並非意味著奇怪、詭異、古怪,而比較是巧妙琢磨、前衛的流行樂:歌曲很吸引人、節奏具感染力、堅不可摧的和絃像鉤子般鉤入你的腦子裡並且不放手。這張音樂是輕快活潑的,但丹尼爾也特意展現力道。﹙「這是用了類固醇的鍵盤音樂,」他解釋道。﹚

啊,再聽一遍吧,仔細一點。黑暗的歌詞穿梭於快樂的旋律中,有時他帶著一絲嘲諷和憤怒演唱,這種情緒緊緊扣在他假音中的顫音。他的歌詞以日常生活為主,但他並未放過尖銳的社會議題。這種批判在"Free Loop"中最明顯,在這首歌裡,一個下流的渾蛋暗示一個女孩,他倆都對伴侶不忠。批判遊走於"Styrofoam"優雅的旋律下,冷酷陰暗的自傳色彩歌詞甚至問道:「難道這不是一首普通的歌嗎?」﹙答案:不是。﹚批判包裹在化學衣料中並竄入"Hollywood"的舞池裡,對演藝世界齷齪事的尖銳描述是你從沒聽過的。

這些歌曲全都迷人得要命。假如你聽不懂英文,聽完你會帶著一抹微笑,跟著腦海中的一段旋律哼唱。聽得懂的話,你的反應也會一樣—只不過一兩分鐘後,你會納悶:「等等,他剛唱的歌詞是我想的那樣嗎?」﹙答案:是的。﹚

假如你對丹尼爾追根究底,最重要的基本元素分成兩個:優異的音樂技巧和古靈精怪的坦率。這也許出自他成長背景的矛盾,他在風光明媚的鄉村Okanogan Valley﹙英屬哥倫比亞省﹚長大,但卻愈來愈相信身為一個藝術家,他可以豁出去。這段明瞭的過程發生在他4到13歲時,當時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練習小提琴,他的母親則彈鋼琴幫他伴奏。丹尼爾從未加入少年冰棍球隊衝撞一堆其他小孩,他用不著那樣做:其他孩子看到他拿著小提琴琴盒就會主動來找他麻煩。

他回憶道:「大約五、六年級時,我參加學校一場才藝競賽。我帶著小提琴穿越操場,學校裡的幾個小流氓看到後就揍了我一頓。那是我的一個轉捩點,我黑著眼圈回家後大聲宣佈:『聽著,我再也不拉了。』」丹尼爾對小提琴失去興趣還有其他原因,他說:「我有閱讀障礙,我的老師卻非常注重讀譜能力。我記得有一堂課她看著我說:『你知道嗎,你的樂譜擺反了。』就在這個時候,我了解到自己必須跳脫出那種制式想法,並找出自己的方法來做音樂。」

他父母的唱片收藏也誘惑他背離古典樂。「我以前常聽他們的披頭四和佛利伍麥克(Fleetwood Mac)專輯,直到我吸收進去並理出頭緒。我也聽了我媽放的很多Motown靈魂樂。而我非常迷Duran Duran,即使到現在我在電台聽到"Hungry Like The Wolf"還是會轉大聲。但我最喜歡的是Prince,我甚至小時候就買了「Dirty Mind」,我父母對此沒有意見。」很快地,他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用母親的鋼琴彈出歌曲旋律。「我總是在亂彈,」他回憶道,「但當我從拉小提琴改成彈鋼琴,我發現能同時彈奏低音部、中音部和高音部的數個音是很棒的事。而且女孩子喜歡彈鋼琴的男生,要是我還拉小提琴,沒人會跟我約會。」
然而,丹尼爾直到中學高年級才開始表演,當時他組了第一個團。他承認,處女秀的成績並不好:「我非常害怕上台,我是主唱但卻必須背對觀眾,我甚至無法看觀眾,我嚇死了。」

情況很快就有了改變。第二場表演時,他開始感受觀眾的活力。當晚丹尼爾就決定投身音樂。他還住在Okanogan Valley時灌錄的第一張唱片,在英屬哥倫比亞省維多利亞舉辦的Rocktoria電台比賽中獲勝,並在電台中播出。高中畢業時,他獲得艾德蒙頓Grant MacEwan大學音樂系的入學許可。這時,讓他放棄小提琴的問題再度出現。「聽力訓練課我總是拿A,但樂理課卻拿F,因為我視譜能力差。沒多久我就開始討厭學校—我了解到創造自己做音樂的方式會比較適合我。」

丹尼爾念了兩年後退學,並搬到溫哥華,認識了名叫傑夫道森(Jeff Dawson)的合作夥伴。「傑夫和我一起住在一間有小錄音室的公寓,我開始寫歌,他和我常想出很棒的製作概念。我像上癮似的沒日沒夜地寫歌,這時彷彿一扇大門敞開了,一切都變得容易。以前我做專輯時,一首歌要寫一禮拜,現在一天之內就能寫好。傑夫和我會開始固定貝斯的部分,然後寫出樂句。這激勵我繼續下去。」
接下來那一年,丹尼爾寫了許多歌,這些歌成為他的首張專輯「dp」的材料。當他和傑夫開始寄試唱帶,他們收到熱烈的回應。重要的—甚至傳奇的—唱片公司主管請他飛到紐約面試。然而,丹尼爾並未在琢磨自己寫歌和錄音技巧的同時加強他的舞台表演能力—上台表演仍舊令他緊張—因此在這個階段,沒有人買帳。他聳聳肩說:「我還沒準備好,吃了閉門羹。一旦被一家唱片公司拒絕,就很難鼓起勇氣再試一次。於是我決定算了,回到溫哥華繼續寫歌。」

有魄力的經紀人蓋瑞史丹勒(Gary Stamler)慧眼識英雄,他將丹尼爾的試唱帶交給華納唱片董事長兼執行長湯姆瓦利(Tom Whalley)後,召集大家在洛杉磯開會。這是—俗語說的—一段—或兩段—美好友誼的開端。正如同他尋找適合廠牌的模式,丹尼爾選定「dp」製作人米契符能(Mitchell Froom)的方式並非汲汲營營的推銷,而是志同道合的結果。他解釋道:「直到我遇到米契一切才變得順利,一年前耶誕節前幾天,我才認識他兩三天後,就知道他是我要的人。Tom要求我們合作三首歌,他聽了我們交的作品後就下達通行令。」

和米契合作是很特別且美好的經驗,因為除了他是一個很有特色的藝人,他還是一個鍵盤樂手。在製作Elvis Costello、Los Lobos、Crowded House、Paul McCartney和其他重量級歌手的專輯之前,米契因擔任錄音室樂手以及本身一系列的專輯而出名。這也解釋了「dp」的質感—豐富多元但從未出現鍵盤樂器可能產生的模糊或多餘感。「我有機會聽了米契所有的唱片收藏,」丹尼爾興奮地說道,宛如在萬聖夜獲得一大袋糖果的小孩,「那傢伙有許多Chamberlin、Wurlitzer、B-3的舊唱片,真不可思議。」

丹尼爾、米契、傑夫道森的關係隨著錄音工作的展開而更緊密。丹尼爾說:「米契幫我編排歌曲進行。舉例來說,"Lost In The Stoop"中間有一段來自原本的試唱帶,我們改變了歌曲進行但唱歌部分沒改。我愛上他的工作態度,大多數人的自我防衛性很強,但從一開始跟Mitchell合作我就很自在。」米契知道擔任製作人最重要的就是能夠幫藝人實現某個想法,但除此之外不妨礙或干涉他。於是「dp」完完全全就是丹尼爾的作品:所有的特殊風格、才華、以及天真和嘲諷的爆炸性撞擊,讓這位來自北國的年輕人成為獨特的藝人,而這張首張專輯將只是許多迷你傑作的開端。

「我是個很實際的人,我真正想要的只是打動能和我感同身受的觀眾。當然,假如我的音樂版圖能坐大,而我能成為當紅天王,這樣也不錯。」—丹尼爾。
發行專輯: